来往频繁

发表于 2018-9-26 11:21:45 | [复制链接] | 打印 |上一主题| 下一主题

来往频繁

后面的平房里没有人出来,帘子始终没有揭开。也没有声音发出来。几只燕子在白色的檐下筑巣,幼燕从巣里伸出头,张开嘴巴叫喊着。
我说“马上你们村就要拆了,这么多的杂物总究是要扔的,你有空整一整,没用的东西就扔掉吧”
高君又是不易觉察的笑“我也准备料呢(扔),只是一天太忙了,过几天把书先装起来”我才看到房子的东北角的老式木板书柜,上面摆了好多书,木柜没有漆过,黑色纯粹是年代久远落的尘。
我奇怪的是,他并没有动过,这个房间却没有蜘蛛网。
他用手背擦了擦额头的汗,说“这一拆迁,没有地种了,吃食是问题,还得在上面的村子找地种粮食种菜”
我说现在谁还为吃的发愁?总是有办法的。
他说“你要注意养生呢,要学我,自己种的东西才放心”又说“你身体怎么样?胖了,胖了不好”
“嗯,我身体好着呢”
我又望了一眼,一个一人高的白色塑料大桶,放在这间房子的中间位置。黑色的盖子,桶壁是透明的,底下有一尺多厚的土黄色浆液。他的眼光也跟过去。“那桶里是什么东西”我问“不要随便制作东西”我提醒。他简单的说“柿子”。
我好奇的问“柿子酒柿子醋?”
他只是嗯了声,就不吭气了。我没有闻到发酵的蓼香味,也没有在他家门口院落看到柿子树,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得到柿子的。
我又问不沾边的话“你平时出门吗?
”他说“出门,前几天还去细柳街道了”
我说你去干嘛?他说去逛逛,买点东西。
想起才毕业,逢年过节我们彼此来往频繁,无话不说,开心无比。每年农历七月七日他们村的古会,我会早早去他家,他的父母特别好客,总是做好菜给我们吃,那时我们喝绿豆大曲,觉得那酒是最好喝的酒。
他家的宅基地很长,前面是两间瓦房,中间是偏房厦屋,两间也可能是三间。最后面也有一个小木门,开门就是一人高的玉米以及玉米花开的香甜味道。
大概是2011年,我去他家,那天天气不好,乌沉沉的。他告诉我“两个老人在不到半年时间相继过世了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”。
当时他枯燥的眼中,流出浑浊的眼泪。我说“你目前的状况,他们如何放心得了?若无相欠,便永无相见!他们已经不欠你了”
他背过身,肩膀耸动着,但是并没有发出哭声。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美高梅  

GMT+8, 2018-12-12 18:31 , Processed in 0.364112 second(s), 22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